《礼记大全》
话题:古籍版式,作者故事,古籍资讯
2022-09-23 09:24:45
Yvonne

〖礼记大全〗三十卷。明胡广等奉救撰。胡广事迹见《周易大全》。此书为《五经大全》之一,撰成于永乐十三年(1415),颁行天下。元延□二年(1315)定科举之制,《易》用程朱,《书》用蔡氏,《诗》用朱熹,《春秋》用胡传,《礼记》用《礼记正义》。明修《五经大全,《周易》取二董、二胡之书,《诗经》用刘瑾书,《书经》用二陈书,《春秋》用汪克宽书,《礼记》则以元陈《礼记集说》为主。《礼记集说》又名《云庄礼记集说)),以朱熹之说为主,略度数而推义理,疏于考证,舛误相仍,然其书较《正义》为浅近易明,放胡广等以此书为蓝本,又采缀诸家之说共42家,成《礼记大全》二十卷。自此定为科举考试的范本,列于学官,影响有明一代。学者对陈氏《集说》-早有不满,而《大全》沿其旧说,除“剽窃”之罪外,又添一“无根抵”之证据。故自朱彝尊、顾炎武等皆极力低此书之非。:有明殿刊本、明刊《五经大全》本、《四库全书》本、高丽刊《五经四书大全》本等。 -1784)撰。希旦字绍周,号敬轩,浙江瑞安人。乾隆四十三年(1778)进士,曾与修《四库全书》、《三礼》。一生博览天文、舆地、历算、卜筮等书,尤精《三礼》,后更专治《小戴礼记》。著有《尚书顾命解》、《求放心斋诗文集》等。孙衣言《敬轩先生行状》说:“其于诸经,尤深于《三礼》。乾隆三十六年(1771)以后,始专治《小戴》,注说有未当,辄以已意为诂释,谓之《注疏驳误》。已亥(乾隆四十四年)居忧,主中山书院,乃益取宋元以来诸家之书,推广其说,为《集解》五十卷”。知是书初成于乾隆四十四年间,原稿仅五十卷。后经七十余年到咸丰三年(1853),其族子孙孙锵鸣与希旦曾孙孙裕昆,复“发箧出之,则累然巨编。首十卷,几山先生(项傅霖)所精校,余则朱墨杂糅,涂乙纷纠,盖稿虽屡易,而增改尚多,其间剪纸贴缀,岁久脱落,往往而是。乃索先生所治《三礼注疏》本及卫氏(□)《集说》,逐字逐句丹黄已遍,仇勘驳正之脱札记于简端者几满,遂为之参至考订,逾岁而清本定”。(锵鸣《序》)今传本乃为孙锵鸣补订而成,为卷六中一。孙氏为学,一宗程,朱,故《礼记》原计四十九篇,是作不收《大学》《中庸》,而仅存其篇目,目下标注“朱子《章句》”,以示推崇。余四十七篇,每篇篇首基本都冠有解题,于篇名之定,文献之来源,成篇之时间,篇之内容等,多有考述。于经文以句为单位“集解”之,先释句中难读、异读之音读,又举列异本别字、通假等。次释经义。辑引郑玄注、孔颖达疏者,则删其繁芜,掇其精要,更博宋汉唐旧疏及宋元以来各家之说,旁搜远近,博观约取,颇为详备。未加“愚谓”,对字、词、语、句等,几乎都有诠释,或阐发己意,或辩正旧说,或析疑解惑,多有创见。对文字断句,也时有新解。如《周礼·量人》:“与郁人受□历而皆饮之”句,贾公彦疏谓“郁人与量人历皆饮之”,以“□”子绝句,“历”字连下,而《礼记·郊特牲》“举□角,诏孚尸”句下,希旦引《量人》此句则说:“历与沥同”,以“□历”二字连读,解为“尸所祭所啐之余”。如此断句、解释,确使文义由晦转明。《礼记》内容十分博杂,其涉及周、秦、汉三代典章、名物、制度、历律天象和各种礼仪,凡此各种,《集解》都能援证古今,详为解说,颇多精萃,大有益于中国古代社会、科技史的研究。故自其书刊行后,颇为晚近学者所推重,即《辞海》中也多援引其说。有一代治《小戴礼记》-者,鲜有出其右者,惟朱彬《礼记训纂》可与比肩。其尊崇程未,虽未必有门户之见,阐发经义则“必求乎天理人心之要”,“粹然程、朱之言也”。(孙锵鸣《序》)于此学人不可不知也。其版本有清咸丰十年(186O)至同治七年(1868)瑞安孙氏盘谷草堂初刻本,1984年台北文史哲出版社排印l册本,1989年中华书局作为《十三经清人注疏》之一出版的沈啸寰、王星贤校点排印三册本。